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江西南昌角膜移植后可以终生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22 00:03:3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江西南昌角膜移植后可以终生吗,南昌如何治疗高度近视眼,江西准分子激光视力矫正,南昌哪里做近视眼手术比较好,上饶做个近视眼手术多少钱,上饶最成熟的近视手术,南昌全飞秒手术价格表

  “在这个舞台上,你有责任去演唱一些你喜欢的、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作品,让好的作品被更多人听到。”在第八期《歌手》节目中,李健演唱了一首许飞的作品《父亲写的散文诗》,感动了无数观众,也让一首好歌和它的作者得以被更多人认识。在媒体采访中,李健说:“我这两年遇到了两首好作品,一个是《父亲写的散文诗》,还有一个就是《十点半的地铁》。”而在最近这期节目中,李健翻唱的正是这首“两年间遇到的第二首好作品”——由刘锦泽创作演唱的《十点半的地铁》。

  相比许飞和《父亲写的散文诗》,这首歌的作者和旋律可能更不为人熟知,但是,这同样是一首一定会打动你的好歌,朴实的音乐和字句间,藏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

  如果恰好在地铁上听到这首歌,你一定会有流泪的冲动。

  2016年,刘锦泽就曾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演唱过这首《十点半的地铁》。有人说,35岁的他,音乐中带着“李宗盛式”的味道。学生时代,他在艺术院校学习美术,但却对音乐有着独特的敏感。毕业后,他和音乐伙伴共同组建乐队,开始了辗转各地的演出生活。正是这一段长达十几年的流浪乐队生涯,给予了他对感情与生活的别样经历和丰富感受。或许,正是那些背着吉他乘地铁回家的途中,车厢里一个个疲惫而又鲜活的形象,让他有了创作这首歌的灵感。他曾说:“这首歌写给大城市所有拼搏的人。”

  据媒体报道,李健说,这首歌并不是他擅长的音乐类型,但之所以选择这首歌曲,则是因为作品“足够好”。

  在他看来,歌曲中所表达出的,正是我们每一个人能够切身体会到的“疲惫感”:“这首歌它只不过他换了一个场景,它更多写的是人民在都市生活的困境,尤其是青年对未来的不可预知性,甚至是刚毕业出来的那种孤独无助感”,而这些恰恰都是他自己曾经拥有过的。

  早在节目之前,李健就曾在微博上表达过对这首歌的喜爱:这才是真正的好歌曲,它让我想起自己十多年前的日子,每天坐地铁往返于南礼士路和石景山之间。

  李健所说的,正是他大学毕业后进入位于南礼士路的广电总局工作那段日子。在深夜的地铁车厢内,藏着太多疲惫与孤独,对未来的迷茫和未知,总在走出地铁的一刹那呼啸而来。拥挤的早高峰、缓慢前进的队伍、漫长绝望的等待;追赶、拥挤、争吵、告别……有关地铁的画面,总像大时代下的一幅幅小人物肖像,往往停留在最为挣扎和不堪的瞬间。

  而只有到了夜里,踏上回家的地铁,当车厢内不再拥挤,每个人有了自己的座位,便再没有力气去和自己较劲。悲伤的,难过的,都随它去吧,只想靠在陌生人的肩头,沉沉睡去……

  文/民谣故事

  《十点半的地铁》

  十点半的地铁,

  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

  温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

  身边的姑娘,胖胖的她,

  重重的靠着我睡,

  我没有推,我不忍心推,

  她看起来好累。

  矮下了身子,向后仰,

  我懒散地伸长了腿,

  对面的大叔,

  在鼾声之中张大了嘴。

  旁边的阿姨,左摇右晃,

  她睡得找不到北,

  身边的妹妹,

  和朋友谈谁,是是非非。

  我也疲倦了,

  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悲伤的,难过的,

  在这里我没有力气去想。

  城市的夜,在头上,

  沉默经过它的心上,

  尽管它千疮百孔,

  仍在夜里笑得冷艳漂亮。

  我已疲倦了,

  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沉重的,烫手的,

  在这里都可以暂时放放。

  等到了站,下了车,

  余下的路还有好长,

  不去想,管它呢,

  让风吹在我脸上。

  等到了站,下了车,

  余下的路还有好长。

  不去想,管它呢,

  让风吹在我脸上。

  刘锦泽曾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唱过这首歌。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曾晞颜    编辑:蝎子男    责任编辑:秦观